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

MORE >医院简介/ HOSPITAL

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位于成 成都市青羊区锦里中路18号 (彩虹桥附近,原邮电宾馆)...[详细]

MORE >医师团队/ DOCTOR

  • 戴礼 主任医师

    戴礼 主任医师

    1973年毕业于武汉军区军医学校,1975进入湖北医学院进行专项进修,从事银屑病科研和临床...[详细]

    咨询专家预约专家
  • 王强 门诊主任

    王强 门诊主任

    毕业于华西医科大学临床医学院,毕业后从事皮肤病学科的诊疗与研究,擅长医院住院部的管...[详细]

    咨询专家预约专家
  • 曹海燕 银屑病科研组组长

    曹海燕 银屑病科研组

    1981年毕业于青海医学院临床医疗专业,后在西宁市第二人民医院进行进修。此后她专攻皮肤...[详细]

    咨询专家预约专家
  • 李广祥 中西结合科主任

    李广祥 中西结合科主

    毕业于湖北医学院,曾在三甲医院任职,从事银屑病研究近二十年,积累了丰富的皮肤病理论...[详细]

    咨询专家预约专家
  • 梅文 皮肤科主任

    梅文 皮肤科主任

    梅文,男,早年毕业于泸州医学院皮肤病专业。毕业后即投身皮肤病的诊疗与研究院工作,后...[详细]

    咨询专家预约专家

MORE >康复故事/ HEALTH

主页 > 康复病例 >

感谢你们把我拉出生不如死的深渊

来源: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发布时间:2016-01-23

   我叫邵则林(化名),今年42岁,家住成都龙泉,一年前我开始了噩梦般的生活,今天我在这里将我的经历讲出来,是因为我已经度过了这道难关,回首一年的往事,现在的我终于有勇气站在这里讲述这件事情。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……
 
  我在龙泉景区从事小生意,2013年春节刚过景区游人还不多,我和妻子一起了云南旅游。到了大理的第二天我浑身起疹子,当地没有大医院,我就在社区医院里找医生瞧了下,医生说没什么大碍,可能是到了这里水土不服。不想打扰妻子的兴致,我们仍然进行完了整个旅游计划。
 
 

 
  在大理的时候医生给开过两支药膏,因为医生说我是水土不服,所以回到成都后我没有继续用。奇怪的是,满身的小疹子并没有就此消退。我到了成都当地的医院,医生又说是过敏,开了另外一种药膏。我擦了两周之后不但不见好,症状还严重了。这时距发病已经过去一个多月,我的母亲看我总不好还打起了旁门左道的主意,连看大仙这样的法子都用过了。我自己则在自己身上尝试各种药膏,两个月过去了,该走的没走,不该来的还来了,身上的红疹变大、出血、瘙痒、一层层掉皮,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由于病情影响,我四肢的关节开始肿大,疼痛难忍。在实在忍受不了的情况下,我换了一家医院治疗,直到这时我才被确诊所患的是银屑病,而由于之前的误诊我已经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、并且因为乱用激素药物,现在我的病情严重恶化,医院表示只能加以控制,想治好无能为力。》》》银屑病初期是治疗关键期,未经诊断自行乱用药物可能延误、加重病情,您有类似困扰和可直接咨询在线医生
 
 

 
  由于我在景区开店,从事的是服务性行业,银屑病让我变成这副鬼样子实在没办法面对顾客,治好把店交给妻子一个人打理,我则天天把自己关在家里。这段时间我患了严重的抑郁症,起初只是不想见人、到后来拒绝使用药物、再到后来每天晚上痒得睡不着的时候就想到自杀。妻子为了看住我这个病人心力交瘁,干脆把我们的店给转了出去,专心在家服侍我。想在回想起来,如果不是妻子那段时间的陪伴,我可能都已经死掉了。银屑病加上抑郁症,让我们一家的生活苦不堪言,妻子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,我的抑郁症是因为银屑病而引发的,那治好了银屑病可能我的抑郁症就好了呢?有了这个想法,她觉得应该好好的治疗我的银屑病。她向很多人打听了治疗银屑病的方法和治疗银屑病的医院,当多人向她推荐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的时候,她对医院进行了深入了解:公立医院、研究院资质、专治银屑病。
 
 

 
  在她觉得可能值得信赖的情况下,她带我去了那里。一开始我是拒绝的,因为抑郁症的困扰,我拒绝一起治疗,她想了很多方法,最后竟然说动了医生来到我们家里。第一次的问诊,就是在我们家的客厅里进行的。那次,医生查看了我的皮损、采集的我的血样带回去化验,初步诊断是关节病型银屑病,不过他们劝我妻子,想要得到更准确的诊断结果,还是应该去医院进一步检查,毕竟医院的仪器比较先进。那段时间妻子有空就往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跑,那里的医生告诉了妻子怎样对患者进行心理疏导的方法。妻子用她学到的方法回来开导我,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努力,我终于愿意走进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。
 
 
 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的医生对我的病情已经大致了解了,去了门诊之后我又做了较为详细的检查,确诊为脓疱型银屑病混合关节病型银屑病(进行期),医生说这种是罕见的重度银屑病,不及时治疗后果很严重。医生决定让我住院治疗,我还是有点抵触,这时妻子握着我的手说:“没事,我也在这住着,陪着你。”令我没想到的是,医院不但给我安排了主治医生还给我安排了心理医生。在给我身体治疗的同时还每天对我进行心理治疗,一个月下来以后看着我的皮损慢慢变少变淡不再吓人,我的心情也变开朗了许多。为了使治疗效果更好,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巩固治疗,病情基本恢复了。
  我真的非常感谢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,不但治好了我的银屑病还同时治好了我的抑郁症,让我可以过上正常人的生活。我还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,如果不是你的陪伴,我可能熬不过来,想想过去一年我的所作所为真的很对不住你。我再次谢谢你们把我拉出了生不如死的深渊。